当前位置: 首页 >> 第五届“橄榄绿”杯征文比赛专题

我的国防生战友之舍友篇
文章作者:     发表日期:2013-10-28     查阅人数:

四人间宿舍,是我住过的宿舍中人数最少的一间。虽然人少,温馨却增添了许多。多数情况下,我们四人都会是一起上下课做作业,一起吃饭洗澡,当然,有好东西也会一起分享的。虽然不知道我们四人在同一间宿舍的时间还会有多久,至少到了不住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忘记了曾经共同经历过的心酸和欢乐。

舍友之许可

头号舍友:内蒙小汉子––许可。若要说起我跟许可的相识,那可就得从暑假说起。他可是我在学员三队一区队认识的第一号人物了:暑假时,为更多地了解北林武警国防。我上了百度贴吧溜达溜达,就在那里见他爆照了,并且还相互间友好地握爪了。那时还猜不到他会是内蒙人,毕竟要把他骨嶙峋的身板子跟内蒙人的强壮、彪悍联系起来还真有些困难,毕竟蒙古曾经也算是生活在马背上的战斗民族。否定了许可时内蒙人的可能是有原因的:形成了思维定势,往往会因此而忽略掉特殊情况。对于我这未来的后备军官而言,要的不应当是这个,而是相反––严谨。因为将来是要上火场的,可不能因为疏忽大意而导致更多森林被烧。当然,这并不是一时能培养出来的,需要一定的时间。

另外,可可还有个“好习惯”,就是他还会把衣服堆积再堆积,等到一定数量再一起洗。或许他觉得洗衣服是件痛苦的事,长痛不如短痛,就算知道小小痛的累加会是“痛苦万分”。同样,在平时学习时,就不止我会有这种类似的情况:把作业堆积,然后临时一次性赶完。这样不仅效率不高,还可能影响之后的学习。应当引起注意。

舍友之宗钰

二号舍友:山东淳朴老百姓––宗钰,自称“钰弟”,人称“宗二”。当然,叫他“二”那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没事就想去犯犯二,因此才能荣得此称号。“二”,尽管是个贬义的,但我们又是否想到过,“二”的人却在生活中扮演着小丑一样的角色,起到一定的娱乐作用,就如“宗二”。那么你说,我们是否应该珍惜身边的“二货”?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生活,相信生活会给你不一样的感受,“二”也不再只是贬义。

淳朴一直是他在自居,当然,淳朴老百姓自然有他淳朴长相和性格,或许是打娘胎时就扎根骨子里了,连他演话剧时演小贩都带着几分淳朴,一说话就有男一号的范儿。

他不仅幽默淳朴,也是个热心肠。与之相比,我显得远远不足。因为,当面对需要帮助的陌生人时,我有时会显得难以提起主动上前帮助的热情,不得不尴尬而过;他就不同了––“一视同仁”,不管是否相识过,都是同样热情,同等对待,他也因此结交了不少“陌生”朋友。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主动上前帮助时,我也会不由自主地跟上。“枪打出头鸟”,对我而言,他就好比那只“出头鸟”,在他中枪之后,我就不再有那么多顾虑。消除了尴尬,我也是个热情的小伙伴。我两就好比两堆干柴,没有火源的我需要靠他来点燃,点燃熊熊热情。就如那一晚:我两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恰巧碰见两小伙伴的一辆自行车出问题了,当时我就低头了,尴尬而过,不想过多的表现自己。尾随着我的他却站住了,温暖的一声“需要帮忙吗?”,并且顺势点亮手机屏幕。如此一句也同样温暖了我,我也毫不犹豫地一同挤上帮忙,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顿时一下亮了,两小伙伴感叹“好亮哦,谢谢你们”。再次心受温暖。接着三五下把链子给装上。尽管那晚要赶回去加训,尽管手也脏了,我们的脸上却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不是党员,但也应向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看齐。

舍友之熊亚峰

三号舍友:云南熊––熊哥,熊亚峰。熊哥因中秋表演而以“熊大”出名,有着低纬度地区许多人的特点––黑黝黝的黑。相当让大家佩服的就当属他的篮球技术了,过人上篮是一等一的,有手感时投篮更属一等一,出手就拿分。就拿上次区队班级篮球赛来说吧:那次熊哥前后一共打了五场,然则前三场是属于熊哥的热身。到了第四场先是落后,再以一己之力打出一波高潮,大比分反超。就像常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平时训练时也会有一定的热身:先是慢跑热身,进入状态之后再提起速度。熊哥在娱乐赛中的确个人表现优异,但在正式比赛中,所需要的更多的是团队间的协作配合,团结就是力量嘛。

加入了学生会文艺部的熊哥,自然也是个文艺小青年。运动型男也可以拥有好声音的,深情又不缺乏嘹亮,还有深厚的爆发力。

他们三就是我的国防生战友中的101舍友。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家,来到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异地。但并不缺少温馨,有区队这个大家,还有小班宿舍这个小家,平时没事会有唠唠家常,吹吹牛的时候,大家一起乐呵乐呵挺好,挺温暖。

发表评论